【天启】四次(或五次)快银想说点啥但没有说以及一次他依旧没有说但牌皇帮他说了

普澜山特:

标题:四次(或五次)快银想说点啥但没有说以及一次他依旧没有说但牌皇帮他说了


作者:花裤衩


隶属社团:普澜山特


迟到的端午贺文_(:з」∠)_大家端午快乐啊




四次(或五次)快银想说点啥但没有说以及一次他依旧没有说但牌皇帮他说了


 


第一次


 


Peter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坐在母亲房子的地下室里,还没穿上这套酷炫至极的制服,全世界基本上都还是好端端的,而他的生命中,父亲的角色依旧缺席。


他是在做梦吗?他希望是的。


这是皮特第二次与Erik面对面,而这一次距离上一次已经相隔十年之久,他十分怀疑Erik是否还记得他的存在。


眼前的这个男人与十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区别,可皮特却从他眼中看到了令人心酸的苍老和憔悴。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万磁王,他想。这就是我父亲。


Erik的注意力终于从魔形女身上转移到了皮特身上。


“那么你呢?”他问。


“我……我是你的……”有什么堵在Peter的嗓子眼,让他根本说不出话来。在他身后,世界正在一点一点土崩瓦解。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Erik静静地等着他把话说完,Peter注意到他眼里闪着泪光。


他甚至不知道万磁王也会落泪。


“我也是为了我的家人来的。”最后,他只是避开Erik的视线如此回道。


现在整个世界都命悬一线,他们没有任何一秒可以浪费在家庭琐事上。


他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度过了漫长的二十五年,Peter觉得他并不在乎多等几天。


 


第二次


 


“我听魔形女说,你是万磁王的儿子。你打算告诉他吗”


Peter转过头,看到Ororo叉着腰站在他身后。天启的前追随者最后被证实为魔形女的狂热小粉丝,在倒戈之后拿更甚于先前毁灭世界的热情天天追在偶像身后。如果在她贴身衣物内侧找到Raven的照片,Peter不会感到任何惊讶。


“可能吧。”Peter耸耸肩,回过头看着Erik和Jean将Xavier变种人学院的校舍一点点修复。这是他第一次看见Erik试图造东西,感觉有些新奇。毕竟,在这之前他只见过万磁王拆毁一座又一座的建筑物,而且那还是在电视上。他对他了解得太少,甚至连一次正经的对话都没有。“或许未来的某一天吧。我大概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或许,嗯,比如大家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哇这段剧情简直了!哦对,顺便说一下,我是你儿子。’”


Ororo哈哈大笑了起来,而Peter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抓了抓头发。


“行啦,择日不如撞日,别叽叽歪歪的,有什么话要说,憋着肯定不好受。”莫西干头的少女在Peter背上拍了两下,然后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子,拖着瘸着腿的青年大步向前走去。“走,我陪你去。”


“什么?嗨,等等……”Peter发出微弱的抗议。换做原来他可以轻易挣脱少女的束缚逃得老远,可眼下包裹住整条右腿的石膏彻底限制了他的行动,他只能任由Ororo拖着他一瘸一拐地向前走。


此时,校舍已经完全完全恢复往日的形态。Erik降落到草地上,抬起头,十分满意地看着他的劳动成果。


“嘿,万磁王!”Ororo大喊了一声,将Peter往前一推“他有话和你说。”


Peter一个趔趄,重心不稳险些摔倒在地,待好不容易站稳,回过头狠狠瞪了Ororo一眼。而对方只是耸了耸肩,冲他傻兮兮地挤了挤眼。


“嗨。”Erik转过头,皱着眉似乎思索了一会儿,才有些犹豫地开口“Peter,对吗?”


Peter点了点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好极了,他要告诉一个甚至记不住他名字的人自己是他儿子。


“你要跟我说什么?”


“我,嗯……”Peter有些局促地握紧了拳头,回头以求助的眼神看了Ororo一眼。Ororo有口型无声地催促他开口,而在Ororo身后,Jean正以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好吧,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么。Peter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


Erik微微皱着眉,但依旧耐心地等着他开口。


“这话可能有点突然,不过我是你的……”


碰!


一团蓝紫色的烟雾突然出现在Peter眼前,下一秒,有什么撞在他身上,然后,整个事件在他眼前颠倒了过来。他听见身后传来几声惊叫,然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借过!”Kurt拖着一个巨大的东西出现在草坪上,Peter花了点时间才勉强辨认出那‘东西’是个人。


这个人还长着翅膀。


Warren ·见了鬼的·Kenneth


“我找到他了!我找到他了!他还活着!”人群迅速在Kurt四周聚集了起来,这让蓝色的少年更加紧张了起来“他看起来糟透了,我觉得他需要帮助!”


“孩子们,让一下。”Hank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身后跟着坐在轮椅上的Charles,Charles低头看了Kurt和Warren,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抬头和Erik对视了一眼。“我们得尽快把他送去医务室,老天,但愿我们现有的医疗资源足够用。”


Hank尽量小心地将Warren抬起,大步向刚修好的校舍走去。所有人紧随其后,或是紧张或是好奇地张望着。Ororo三两步追上了Kurt,压低声音询问他是否找到灵蝶的踪迹。


Peter没有听到Kurt的回答。受限于受伤的右腿,他被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好吧。他叹了口气,在感到一阵轻松的同时有有些失落。


让Ororo见鬼去吧,他这么想着,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跟在所有人身后走进了校舍。


 


第三次


 


“你们一定是在开我玩笑。”Peter摘下防风镜,难以置信地喊道。


“嘘,轻点,你不会想把教授吵醒的!”Scott从堆在地上的软垫子里抬起头,冲他咧嘴一笑。“快点找个位置坐下,你要错过精彩片段了。”


Peter揉了揉眼睛,还是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超现实画面。


眼下,几个年长的孩子七七八八地围着电视躺在地上,在他们身后,Erik交叉着双臂,一脸严肃地坐在长沙发的一头,而Raven则盘踞着另一头,在看到Peter后冲他招了招手,表情开心过度。这让Peter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前两天我们和Erik在聊天,这个和社会脱节的衰人甚至连一步星球大战都没看过。”她用拇指指了指坐在一边的Erik“所以我就去借了所有星战系列的录影带,准备给他来个通宵马拉松补补课。介意加入我们吗?”


Peter瞥了一眼坐在Raven腿边的Ororo,白发的少女冲他挤了挤眼。然后他突然想起先前和她在草坪上的对话。


‘哇这段剧情简直了!哦对,顺便说一下,我是你儿子。’


见鬼。


“呃,我就算了,我对电影不感……”


坐下。”Raven拍了拍她和Erik中间空出的那一片沙发,语气强硬地命令道。


于是Peter扁了扁嘴,乖乖坐了下来。


Erik向他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同情和理解的眼神。Peter有些局促地冲他笑了一下,然后扭过头,看到Ororo冲他竖了一下拇指,一脸‘姐就帮你到这里了’的表情。他以极快的速度向她回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不过太快了以至于对方并没有看见。


事实上,Peter并不喜欢看电影,对他来说电影实在太过漫长,而电影马拉松?听上去就好像永远一样漫长。他在沙发上扭来扭曲,或是拿桌上的饼干丢那些躺在地上的孩子,直到Raven在他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嗷!”Peter低吼了一声,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Raven,而魔形女回了他一记瞪视,对着他身后做了个手势。


“说话!”


Peter再一次扁了扁嘴,然后转过头看向沙发的另一边。


Erik依旧表情严肃地盯着电视,然而出乎Peter意料的是,他看得务必认真。


“哇,这剧情简直了。”Peter将头向他微微偏了一点,小声说道。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剧情到底是个什么走向。


“说实话,我完全没有看懂。”Erik回应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微弱的歉意。“我猜我确实老了,已经跟不上你们这些孩子的思维了。”


“哦。”Peter干巴巴地回道,向后重重一倒,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其实我也没看懂。”


Erik短促地笑了一下,十分自然的伸出了手,轻轻在Peter头上揉了两下。


Peter突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啊,抱歉。”Erik迅速收回了手,表情尴尬且极为困惑。“我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把你当成我女儿了。”


Peter突然有点想哭。他想拉回Erik的手,重新把它放回自己头上。


“嗨,告诉你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他假装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


“就是这里!注意了,就是这里!”Scott突然抬起头,有些兴奋地低声喊道。Peter注意到就连Raven都挺直了腰背。


Erik有些疑惑地将注意力重新放回电视上,Peter也跟着将视线移了过去。


“我是你的父亲。”


“不!!!!!!”


这啥?


Peter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地看了看电视,又转过头看了看Erik,Erik带着同样的神情目瞪口呆地盯着电视,过了良久才逐渐回过神来。


“你刚刚向告诉我啥?”


“我忘了。哇已经那么迟了难怪我那么困那么我先回去睡觉了再见。”一个银色的影子迅速闪过带起一阵风,然后Peter消失不见了。


 


第四次


 


“你管这叫万圣节装扮?你跟平时有什么区别。”Peter叼着一根糖苹果,满脸嫌弃地上下打量着Warren“你这是扮成啥了?”


“天使。”Warren示威似得舒展了一下身后巨大的翅膀,大言不惭道。“你又扮的是啥?”


“猫王。”


前天启四骑士之一十分不厚道地讥笑出声。于是Peter对他做了个鬼脸。


恶作剧和糖果,以及各式奇怪的装扮,万圣节历来都是Peter最喜欢的节日,而这是他在Xaiver变种人学院的第一个万圣节,他绝不接受有个傻兮兮的天使嘲笑他的装扮。


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得更为凝重之前,一团紫色的烟雾出现在了他们中间,打扮得像是从中世纪油画走出来(或是从马戏团里跑出来)的Kurt出现在了他们当中。


“哦,你在这儿,我找了你好久。”蓝色的少年笑嘻嘻的凑到了男朋友身边,将一块蝙蝠形状的巧克力递了过去“给,Jubilee刚刚给我的,分你一块。”


噫,死情侣。Peter又做了一个鬼脸。辣眼睛。


Warren冷哼了一声,再一起张了张翅膀。Kurt顺着Warren的视线转过头,然后才注意到Peter的存在。


“嗨,Peter!”他高兴过头的招呼道,随即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似得畏缩了一下,视线在Peter和Warren之间游荡着“等等,你们没吵架,对吧?”


“没有。我们没有吵架对吧,‘猫王’?”


“绝对没有,‘天使’。”


“那就好。天主保佑,每个人都该和和气气的。”Kurt极为满意似得点了点头“对了Peter,我听说你是万磁王的儿子?”


“等等,谁是谁的儿子?”Warren一脸懵逼。


“谁告诉你的?”Peter瞬间紧张了起来。


“嗯,Ororo”Kurt耸了耸肩。


哦,那个大嘴巴。


“所以你还没告诉他对吗?”


“他最近又没来这里。”Peter撇了撇嘴,继续啃他手中的苹果糖。


“哦,他今天来了。”Kurt说道,不自觉地挺起胸膛,为自己掌握的这个情报而有些得意“我刚刚在大厅看到他了。”


“你看到啥?”


“你告诉他这些也没用。”Warren似乎已经完全消化了关于万磁王和Peter的情缘关系这一重量级情报,双手抱在胸前咧了咧嘴角,“我赌一百刀,Peter不敢去找万磁王。”


Peter挑了挑眉,在他大脑理性地回应之前,嘴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走着瞧,”他三两下啃完了糖苹果,将果核随手向后一丢,“我一分钟之内回来,准备好钱吧!”


在Warren还没反应过来之前,Peter已经从口袋里掏出防风镜戴上,然后一阵风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他只花了一两秒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了Erik。这个毫无节日气氛的男人还是穿着他一贯的装束,正站在楼梯旁和教授在聊着什么。Peter冲到他身边,速度快得只能看见一个银色的影子。


“嗨Erik跟你说个事儿我其实是你儿子。”


他绕着Erik和Charles转了一圈,在下一秒又消失不见了。


Erik只觉得一阵风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刚刚发生了什么?”


“Peter”Charlas只是耸了耸肩。“在这儿多呆几天你就会习惯的。”


“你输了。”Peter冲回了Warren和Kurt身边。


“什么?”Warren猛地一惊,花了几秒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去你的,你这是作弊,不算!”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别担心,钱我自己收下了。”Peter从身后拿出了一只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纸币,然后丢给了Warren,在坏脾气的天使反应过来之前化成一道银白色的幻影大笑着跑远了。


“艹!”Warren一把接住自己的皮夹,冲着Peter消失的方向比了一个中指。


“这是什么手势?”Kurt探过头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Warren的手微微僵了一下。


“是爱与和平的意思。”他一本正经地回道。


“哦。”Kurt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弯下他仅有的三根手指中的两根,比划给Warron看“是这样子吗?”


Warron扭头看着Kurt单纯的笑容,一时间语塞,在一阵不可描述的内心纠葛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是的。”他最后这样回答道。


 


第五次?


 


“嘿Erik你现在有空吗,我有点事想找你说一下……诶呦卧槽你们在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眼睛!我的眼睛!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rik从Charles身上爬起,只看到一个银白色的幻影夺门而出。


“我记得我应该是锁门了”


回应他的是Charles的微笑以及直直砸在他鼻梁上的一记老拳。


 


当然,感谢伟大的Charles Xaiver,Peter对于这件事一点印象都没有留下。


 


最后一次牌皇替他说了


 


Peter醒来时感觉浑身一阵酸痛。他花了很长时间(几秒)才挣扎着爬下床,然后花了更多时间(十几秒)走进了浴室。


这是他第一次和Remy上床,距离他们开始交往已经有六个月之久。作为一个凡事都很快的人,他在这方面的速度慢得惊人。


毕竟在这之前Peter还是个住在老妈地下室里的童贞死宅,告他啊。


Peter简单的洗漱完后随便抓了件干净的外套,打着哈欠晃晃悠悠地走下楼。他已经比往常起床迟了非常之久(迟了大概几分钟),但愿餐厅里还有早饭等着他。


在他正式跨进餐厅之前Peter就闻到了香味。当他在餐厅的长桌边属于他的位置前坐定,餐盘便如同变魔术般出现在他的面前。


“早上好,甜心。”Remy在他额头上吻了一记,端着餐盘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Peter支吾了一声算作回应,随手拿起刀叉开始大快朵颐。赞美法国人,以及法国情人做的早餐。


过了半晌他才意识到除了Remy,还有其他人坐在他身边。他抬起头,正对上Erik的视线。


事实上,在这所学校里,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万磁王隔三差五的造访以及他和教授之间那些黏黏腻腻辣眼睛的互动。不过Peter仍旧觉得有些别扭,尤其是当Remy和他在一起时。


“早。”他嘟哝道。


“你今天起迟了。”Erik说,语气里带着一丝责备。


“年轻人睡懒觉是正常的,更何况Peter今天上午没有课。”Charles推着轮椅移动到Erik身边,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Erik哼了一声,并没有再接话。


在这之前Peter并不熟悉这一套好警察坏警察的把戏。在他过往的生活中,只有坏警察和更坏的警察以及愤怒的老妈。


Erik和Charles总是很难统一意见,他们就像磁铁的两极,迥然不同却彼此相互吸引。


Peter偷偷做了个鬼脸,低下头继续对付他的早饭。Remy哼着小调,就好像Peter迟到与他毫无关系一般。


“嘿,Erik,能帮我递一下你手边那个胡椒罐吗?”


Erik撇了撇嘴没有回话,但是胡椒罐自己向着Remy的手边自动滑了过来。


“谢了!”Remy拿过胡椒罐,语调开心得过分“哦对了,顺便说一句,Peter是你儿子。”


Peter将刚喝进嘴里的果汁一口气全吐了出来。


“啥?”Erik一脸懵逼。


“REMY LEBEAU!”Peter猛地起身,震得桌上的餐具摔在地上,碎得叮当作响。


“我在,亲爱的。”Remy回道,依旧开心得过分。


“啥?”Erik依旧一脸懵逼。


“哦,你还记得Maria Maximoff太太吗?跟你短暂交往过的那位?”Remy做了个有点下流的手势,“二十多年前你和她……”


“Remy!说真的,闭嘴!”Peter朝他男朋友扑过去,一把捂住他的嘴,讽刺的是,他这么做已经太迟了。


Erik神情恍惚地从餐桌边站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Peter。


“Charles?”他问,“他刚刚说……”


“嗯,我知道。”仿佛置身事外的教授微笑着啜了一口咖啡。


“你知道?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Peter想要自己说,只是一直找不到好的时机。”Charles略带责备地看了Remy一眼,“而我尊重他的选择。”


Remy耸了耸肩,挣脱了Peter的束缚。“整个学院除了Erik大概都知道这回事了。再者说,我一点都不喜欢Peter把大半心思花在他身上,即使他是Peter的亲爹。这件事还是早点解决的好。”


Peter愣愣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他看见Erik绕过餐桌向他走来,在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


Peter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或许他根本就不用开口。


因为Erik有些笨拙地抓了抓头发,然后向他张开了双手。


Remy在后面推了他一把,于是Peter跌跌撞撞地向前走。这大概是他一生中走过最漫长的一段路,花了他几乎永远的时间。然后,他被Erik拉进怀里,力道大得几乎令他窒息。


“Peter,你是在哭吗?”Remy轻笑道。


“闭嘴。”Peter闷声道,他看到Charles冲他微微一笑,然后他就像撒娇的孩子一般将脑袋整个埋进了Erik的肩膀。


“哦对,还有一件事。”


“什么?”Erik放开了Peter,抬起头看着Remy。


牌皇抓了抓头发,看了Peter一眼,并冲他挤了挤眼。


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Peter突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我睡了你儿子。”Remy 操他妈的 LeBeau在冲出餐厅之前如是说。


 


 



评论
热度(3235)